您好!欢迎来到就问律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资讯 > 内容

是恶意欠薪还是遭抹黑?酒中酒欠薪事件陷“罗生门”

时间:2020-10-17 08:51:04 浏览: 来源:就问法律
  针对网传的欠薪事件,贵州酒中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酒中酒),10月16日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将等待法律解决。  10月12日,酒
  针对网传的欠薪事件,贵州酒中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酒中酒”),10月16日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将“等待法律解决”。

  10月12日,酒中酒旗下白酒品牌“宋代官窖”在其微信公众号“宋代官窖会员中心”上发布文章,直指酒中酒已拖欠一些员工3个月薪酬以及5个月差旅费,甚至有7、8月份离职的员工至今未结清工资。事件经过四天的发酵,酒中酒始终对该事件持低调态度。有分析认为,酒中酒试图在有限的回应内容中,将自己从事件的负面阴影中剥离出来。

  事件回应

  在“宋代官窖会员中心”公众号发布的名为《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一文中,记者发现,多张截图直指酒中酒拖欠员工薪酬以及差旅费,另外有离职的员工至今未结清工资。 

是恶意欠薪还是遭抹黑?酒中酒欠薪事件陷“罗生门”

 

  

是恶意欠薪还是遭抹黑?酒中酒欠薪事件陷“罗生门”

 

  公众号发文直指酒中酒拖欠员工薪酬以及差旅费,员工曝光内部群聊内容。目前,该文已被删除。

  在另一张截图中,还有员工直接在酒中酒某管理层的微信朋友圈下方留言,质问企业能够花大价钱做宣传营销活动,为何却拖欠一线员工的工资以及差旅费。更质疑酒中酒对员工、对企业不负责。新京报记者在“宋代官窖会员中心”公众号的留言中也看到,不少留言言辞激烈,直指酒中酒不顾及员工生计恶意拖欠工资。

  网传酒中酒某管理层微信朋友圈截图。  酒中酒并未接受这样的指控,其相关负责人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回应中称,酒中酒旗下宋代官窖品牌销售团队的梁某,是此次纠纷事件的核心人物。

  酒中酒称,自2019年12月31日与梁某签订合作协议之后,酒中酒便将品牌除湖南、湖北、江西三省以外的全国市场销售任务交给了梁某及其团队。酒中酒也按照梁某团队年销售产品总货款的15%核算佣金给梁某及其团队。

  这笔佣金包含了梁某团队所有人员的工资、差旅、接待、提成、奖金等费用,因此酒中酒不再对梁某团队的开支进行补助。据此,酒中酒认为,梁某团队的薪资早已不在酒中酒的义务范围当中。

  但为何员工依然将矛头直指酒中酒?酒中酒回应,这与酒中酒给梁某的定位有关。彼时,酒中酒在与梁某签订协议之后,为提高梁某的影响力,于2020年3月任命其为酒中酒销售公司总经理。到2020年5月,为顺利给梁某团队员工缴纳五险一金,更让梁某使用酒中酒营业执照与团队所有人员签订劳动合同

  酒中酒认为,到2020年9月25日,由于梁某完不成约定中“第一年5亿元,逐年递增”的销售任务,梁某单方面终止合同并通知团队停止收款并撤离岗位,最终导致团队工资无法正常支付,引起少部分员工故意扩大事端,并在“宋代官窖会员中心”公众号发帖讨薪。

  对簿公堂

  酒中酒透露已于2020年9月27日向仁怀市人民法院起诉梁某,案件也已在审理过程中。

  “梁某”是何人?从酒中酒回应以及企业给予梁某销售公司总经理头衔的信息来看,梁某正是2020年2月末进入酒中酒履职的梁成,新京报记者也自酒中酒相关负责人处证实了这一说法。

  梁成原为四川丰谷酒业副总经理,在酒类一线市场有丰富经验,在业内多家知名酒企有就职经历。新京报记者在查询2月末梁成宣布就任酒中酒销售总经理的消息时发现,无论是酒中酒官方还是一些业内声音,均对梁成就职颇为看好,更有行业人士将他称为“实战派”,是善于快速处理复杂市场问题的高手。

  业界一度认为,酒中酒旗下的“宋代官窖”品牌在“酱酒热”与“实战老将”的双重保障下,有望在次高端酱香酒领域获得一席之地。公开消息显示,在宋代官窖7月27日举行的新品发布会上,梁成也有出席,并在发布会现场提出“5年内做到10亿市场,向一线高端酱酒品牌标准进发”的豪言。

  但不到三个月,就出现如此变动,让涉事双方对簿公堂。酒中酒方面更表示,事件发生之后,公司便立刻派人到市场查看,但梁成的团队办事处已经全部搬空。

  新京报记者试图联系梁成本人,就此事进行更多了解,但截至发稿时止,并未联系到梁成本人。而此时酒中酒却有了进一步动作,那则被挂在“宋代官窖会员中心”公众号首页已4天的声讨文章,在16日下午被悄悄删除。

  纠纷不断

  在酒中酒的最新回应中,除了因无法掌握梁成团队人员组成情况以及联系方式,无法与梁成团队所有人员进行沟通以外。部分认为酒中酒是合法经营的良好企业的梁成团队员工,已主动联系酒中酒并返岗,公司已按照之前所订工资核算正常支付。

  那些未返岗员工的工资问题如何解决,在酒中酒的回应中并未看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此次事件孰是孰非,或许真的只有待法院判决结果下来之后,才能解答业界的疑问。

  业界疑点除了双方责任归属之外,还在于酒中酒的真实业绩表现。

  公开消息并未透露酒中酒的营业收入数据,但在2020年年初举行的酒中酒2019年度总结暨表彰大会上,酒中酒曾表示,力争2020年年度销售业绩在2019年基础上增长8至10倍。

  但在酒中酒与梁成的纠纷中,酒中酒回应梁成团队完不成销售任务而单方面终止合同,这意味着根据双方约定,梁成团队所专注的酒中酒核心产品“宋代官窖”,2020年的销售收入已很难达到5亿元。

  新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平台查询还发现,酒中酒身上还背负着多项风险信息。

  2020年7月,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酒中酒及其所属企业茅台镇古镇酒业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裁定冻结、划拨存款2600万元;2020年7月,酒中酒还与中国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产生了金融借款合同纠纷;2020年3月,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酒中酒及单位相关负责人彭树坤发布了限制消费令。

  天眼查上统计的数据显示,酒中酒仅自身风险信息就有41条,甚至在2018年7月,曾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过失信被执行人。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摆在酒中酒面前的路并不多,迅速解决此次争端,给业界作出合理解释,减轻事件给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极为重要。在经历过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后,本已纠纷不断的酒中酒,无法再承受因负面消息带来的舆论震荡,尤其是对经销商信心带来的不利影响。

  资料显示,酒中酒始办于1992年,是一家集白酒生产、研发、销售于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下设贵州省酒中酒(集团)销售有限责任公司、贵州宋代官窖酒庄有限责任公司、贵州宋代官窖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仁怀市天豪大酒店。目前,集团分别构建了浓香型白酒和酱香型白酒两大业务模块。其中,贵州宋代官窖酒业销售有限公司运营的“宋代官窖”牌酱香型白酒,主导酒中酒的高端酱香型产品。

在线客服系统